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博登陆 官方微信
首页 > 十大旅游区 > 热点游记 > 当前位置
桃园新村的诱惑
一文11
2013年10月25日10:20
武汉 出发到 广水
评论:0 | 浏览量:2202
21

  初听户外的朋友夸及广水南新店的桃园新村如何如何,已是怦然心动,心痒难支。再经我市各大网站的广评热议,对已被命名为湖北最美乡村的桃园,更增添了几分神秘感,令人心驰神往。此后,在省、市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与大力推动下,桃园新村已被立项打造为“大别山美丽乡村实验区”,得此消息,恨不能立刻动身前往,一观究竟。天凑其便,一次美协几位同仁,与桃园新村建设开发联络人,“广论天下”的舵主“地菜”同志,言及此事,双方一拍即合,当即决定择日前往。

  时在壬辰暮春之初,天高气爽,日丽风和,一行八人驾车自应山出发,一路翻山越野,满眼尽是新奇,穿村过岗,心中洒满阳光;窗外迷人春色,转瞬即逝,一车欢声笑语,沿途飘荡。路经久负盛名的杨林沟茶场,原来与桃园新村连在一起,这对于早就想探足而未如愿的我,又是一个小小的惊喜。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,我们便停在了“桃园新村”的山寨前。寨门仿古长城样式,横跨两座山头,清一色的长条石垒积而成,城墙总长约二十几米,高六、七米 ,门洞可容纳双排车进入。门前,立一广告牌上书;“打造大别山试验区美丽乡村 建设风貌古朴 功能现代 产业有机 文明复古的绿色生态幸福村”。短短三十来字,便让人觉得桃园新村的开发内函丰富 ,定位准确,立意深远,格调不凡,非大手笔难以胜任。在此门洞前摄影留念,自是人人笑容满面,仪态万方,一声“茄子”便把一张张倩影丽照,留在了桃园新村,也刻进了我们每个人的心间。

  从门洞穿出,过石桥流水,眼前豁然开朗。但见大城山气势挺拔,蔚为壮观的屹立在我们眼前,山下是一排排白墙灰瓦的漂亮新房,分外惹眼。走在一条与蜿蜒小河并行的水泥小道上,看碧树田野,瞅农舍人家,四顾群山环抱,纵览绿柳成行,彷佛就感觉进入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一般,一行人边走边拍,一副副看不够的样子,带队的地菜提醒我们,今天的主要目的是看石头房子,真正的古宅民居,还有数不清的百年老柿树。说的大家兴致更加高涨,一片雀然。

  桃园新村,是由江家桃园,孙家桃园,沈家桃园三个自然村落组成。尤以沈家桃园人口为最,全盛时村子有1700多人口,这些年来由于。农村劳力的大量转移,多数农户都是空无一人,只剩下些老弱病残,妇孺儿童孤守家园。村中就剩三百余人。沈家桃园是我们这次参观的重点之一,村里的自然环境相当不错,依山面水,景色宜人,只是太多的空房 危房长满枯藤蒿草,任雀鼠占据为窝,给人以荒凉衰败之感,村间小路的失修,垃圾的随处堆放,也给这个美丽的山村,抹上了极不协调的一笔。但这种真实的原始影象和记录,也不由得让人痛定沉思;目前我国农业、农村、农民的根本出路究竟在哪里?

  拨开草丛,走进这些隐藏着诸多历史文化信息的山村危房,细看这些青砖灌斗,飞檐走兽,画梁雕栋的老宅,推敲门匾、墙壁上的一些石刻文字,大致可以判断出住户人家的身份和殷实程度。步入室内,蛛网遍布,尘土飞扬,烟熏火燎,一片黢黑。地面用于取暖的火坑,余灰尚在,残存的一些家什物件,至少都是五、六十年代的东西了。从房子的建筑时间来看,应是建国前后,房子的布局一般就是三正两偏,加一天井小院带一横屋门楼。屋内进步都不深,一般不超过九米。现保存完好,尚可住居的房屋也不在少数,但都是一把铁锁守门,一位村民指着一间空无一人的老屋不无感概的说; “早年出去打工的人都发了,这家兄弟好几个,现在都是百万富翁了”。

  村中有一眼水井,水质依然纯净,可直接饮用。井口周围都是大石板铺就,可同时容纳数十人在井旁洗涤。水井旁就是从后山流淌而下的一条小河沟,有溪水潺潺流过,村民不少家庭也都自己按装了压水井,我们试着尝了几口,水质纯净无半点杂味,丝毫不亚于我们携带的矿泉水。江家桃园家家门前屋后都载有各种果树,最出名的当数柿子,据闻,百年以上的柿子树就有好几百棵,其中最大直径需两人合抱,这里的柿子种类有黄柿,红柿,梅花柿,磨盘柿,牛筋柿,品质最好的要数红柿又称铁柿红,一般成熟的大树可产柿子六七百斤,最高的可达上千斤。每年到了摘柿子的季节,就是全村最热闹的时候,家家都备有一种专门的挂钩,系在竹竿上,钩子下面吊有一网袋,只要对准柿子轻轻一顶,就可自然落于网中。早些年,柿子开摘的时候,孝感 、信阳等地的商贩就会上门收购,现在水果市场品种多了,再没有人前来收购,村民只有自己挑着担子到城里卖。条件好点的家庭也看不起这个劳神费力又不太挣钱的活,所以柿子在他们眼里也渐渐失去了身价,路人遇到摘柿子的季节,村民会大大方方的让你随便品尝的。

  桃园新村既以桃园命名,桃树应该是颇负盛名的吧,但现在为什么只有柿子而不见桃呢?从村里人讲叙中得知,五、六十年代,在政府的大力倡导下,这里的桃林曾经漫山遍野,遮天蔽日,桃花盛开时,真是一片芳华世界,粉色海洋,妖灼其姿,灿烂无比,怒放之烈,叹为壮观。后来 因为桃树品种的自然退化,加之改河造田的运动破坏,桃园村从此不见桃花开,唯在田边村角的柿子树躲过一劫,还依然挺拔茁壮,精神不败,活出了自己的不老岁月。

  回头说说桃园的石屋,放在现代人世俗眼里,真是不值得一看,也不值得一谈,用简陋、破旧、土气、寒碜、怎么形容都不为过,然每每有画家、艺人、摄影师,行者、或考古工作人员至此,却像泥土中发现至宝一般欣喜不已,比如,省里有位学者型领导,面对石屋,观看一两个小时仍不肯移步。后来有人问他,面对石屋在研究什么呢?他说;石头屋的墙面为什么有些石块要凸出一半来,为什么在没有石灰水泥的情况下,石屋还保存的这么完整?为什么石屋能够冬暖夏凉?为什么有的墙上用圆石而不用条石?那些大小不规则的圆石当时是怎么垒砌成的?这些问号,在我这儿当然找不到答案。只得留下些遗憾,有求于专业学者,行家里手了。

  至于一些画家每到此地,放下背包行囊,就直奔石屋而来,一口气能够画上几个小时不动窝,这个我还可以装懂,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感觉,是心灵的颤动,是恋旧中的情感复归,是通过荒村野趣,残山剩水,老屋古宅,断垣残壁,提炼出自然界中最本质、最原始的东西,我们姑且也可以叫做孤寂之美,残缺之美,陈旧之美、古韵之美!

  搞摄影的更不例外,也许是他们对城市的高楼大厦司空见惯,对水泥建筑的不屑一顾,所以面对百年石屋,他们用不同的角度和审美眼光要将自己的感受一次拍个够。我们一行中的两位美女,似乎也从中找到了什么感觉,在石屋内摆下了若干姿势,让几个摄影爱好者拍了个不亦乐乎,照片出来一看,嘿,果然够味,不愧都是玩艺术的,在现代时尚与历史沧桑的原汁原味之间,强烈反差还真能够表现出各个对象的不同质感;当素面美女的矜持冷峻与农舍的简陋古朴重合,我已隐隐感到画面人物与背景的搭配是多么地和谐,表现力是多么的丰富而强烈。同行的“地菜”曾经给我们吐露个这样一个信息,省里有专家定位,把桃园新村开辟成一个艺术家写生创作基地,吸引全国各地艺术家来此创作或旅游,我想,这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,如果能够得以实现,真是广水人民的福音,也是广水艺术界的一大幸事。写到这儿,我还有什么好啰嗦么,只有静静的祝福与期待,但愿桃园新村在不久的将来,能带给我们眼睛为之一亮,心情为之一振的惊喜与精彩。








用户: 密码: 注册